罗定汽车网

当前位置:

俞灏明我的灵魂没有伤疤

2019/11/09 来源:罗定汽车网

导读

回过神来,他觉得自己的人生像一场弥天大梦。历经最繁华的地段,而后跌入满是荆棘的谷底,再触底反弹。有时候他会想,如果将自己的故事拍成电

回过神来,他觉得自己的人生像一场弥天大梦。

历经最繁华的地段,而后跌入满是荆棘的谷底,再触底反弹。

有时候他会想,如果将自己的故事拍成电影,那会是什么样子?

俞灏明我的灵魂没有伤疤

毋庸置疑,快乐男声的比赛就是华丽丽的开幕。

俞灏明我的灵魂没有伤疤

那是一张天使一样的面庞,长长的睫毛,友善又忸怩,有吴亦凡的五官精致,亦有鹿晗的人畜无害。

“各位评委好,我叫俞灏明,我走的是偶像派线路。”

这是他的开场。

大家都笑了。

纯净,甜美,乖巧,怎样看都是可爱的。

因而粉丝叫他“国民弟弟”。

不到20岁的年纪,就获此殊荣。

有紧张和手足无措,但一切又都顺理成章。

俞灏明我的灵魂没有伤疤

舞台上他是优秀的,生活中他亦出类拔萃。

他不用刻意表演,他本就是那个样子,阳光,听话,自信,引人注视。

从初中到大学,他一直是校草级别的人物,受女生欢迎,受男生崇拜,受老师喜欢。

所以,他清楚他的定位。

他要当明星。这是他小时候就笃定的事。

自幼喜欢唱歌舞蹈,三四岁就站在家里的板凳上,模仿明星的模样,唱唱跳跳。

看到电视剧里面的人,也会自信满满地说:“我以后也要当明星。”

参加选秀比赛是自然而然,也是天时地利。

那是一个造星昌盛的时期,但凡有才艺,长得帅的男孩子都会想去试试。

在这些男孩当中,俞灏明无疑又是目的性较强的那个。

和那些赤手空拳的选手不同,他是带着VCR来参赛的,成功升级后,他还给父母打了一个报喜电话。

因而,暖,孝顺,成了他又一个美好标签。

他取得了第六名的成绩。

要知道当年他的竞争对手是,陈楚生,张杰,张远,王铮亮这样的实力唱将。

但人气却是超高。

对偶像来讲,这就够了。

顶住了一时的压力,后面都是鲜花和掌声。

那个夏天,他红了。

由一个素人变成了偶像。

去经纪公司报导,刚下飞机,就有无数的粉丝来接机。

他第一次具体知道什么是红,也体会了当明星的感觉。

一旦登顶,他就想着往上攀爬。

但前进的路,不但不费力,反而快得吓人,顺利得吓人。

在那个鲜嫩的年纪,长得帅有人喜欢,会唱歌有人喜欢,会舞蹈有人喜欢,会主持会演戏固然更有人追捧。

以上俞灏明统统都善于。

离开快男的舞台,他不仅在《舞动奇迹》中夺得冠军的好名次;

还加盟了《天天向上》,担负主持人。

更是被选中参演《一起来看流星雨》。

这部剧有多火,自没必要多说,开播以来,收视一路飙升,不但稳居全国同时段冠军,也造就了包括俞灏明在内的1众人气新星。

至此,他的事业全面开花。

比之前更风光无量。

“顺利”是他前半生的关键词,父母恩爱,家里不缺钱花,事业又顺的一塌糊涂。他是被家庭,粉丝和公司保护的很好的人,人生没有挫折可言。

即便是看似全能却无一精深,也不想费功夫深挖。

他自己也说,一切顺利的不可思议,岁月静好。

固然,他也认为日子会一直这么下去。

如果没有那场意外,俞灏明应该一直是那个闪亮的偶像派,美美的,帅帅的,如张翰,如郑爽。

但他也会永久轻下去,永久简单下去。

大火烧毁了他的容颜,也几近毁灭了本来美好的一切。

偶像就是靠颜值,可是脸被烧的面目全非了,鼻子下巴还在,竟成了这巨大冲击中的安慰。

外在或许可以慢慢修护,但是心理的落差,却是让人抑郁难耐的。

时间静止了,再也没有劳碌,生活只剩下狼籍的现实和不得不面对的痛苦。

所有难熬的,都被拉长了,放大了,加倍折磨他。

漫长的康复进程,消极的情绪,让他日渐枯萎,你仿佛能听见,就“刷”地一下,他就重重地跌入山崖,崖底还均匀铺满碎石和针刺。

但他没有哭,一向感性的他,没有掉下一滴眼泪。

好像还来不及悲伤,事情已到达最糟点。

他谢绝见任何朋友,也屏蔽了外界的信息,更不想倾诉。

他乃至有过极端的想法,亦不会说出口。

不痛不痒才会到处寻求解救,绝望的人只会默不作声。

为了帮助恢复,爸妈决定让他去洛杉矶疗养。

在那里他情况好转了些,至少愿意主动交换。

然而事实上,这只是生理的修护,他可以去往任何地方,但却很难和消极情绪隔绝,也不能躲避面对大众。

能真正救他的,惟有他自己。

出事后的第一次亮相,是在湖南卫视的跨年演唱会上,他的1首《其实我还好》,让无数人瞬间泪崩。

他自己作词作曲,用歌声告知大家:“很痛,但笑着接受。”

但他根本没有做好心理准备,也没法自若地面对镁光灯和麦克风。

锥心刺骨的事情就接踵而至。

有人说他太丑了,看起来像老了10岁。

乃至有博主公开说他是过气的明星,复出后被人瞧不起,说他永久站不起来。

更艰难的是,他还要回到那个让他出事的剧组,接着拍《爱在春季》。

每幕都是痛苦的回想,身体和心理都反抗地想吐,但是他哑忍着,还是完成了。

走过一重山,还有一重山。

就在《爱在春季》发布会的那一天,主办方把他当时事故的视频直接在发布会现场播放了。

俞灏明当时就坐在台下,全部人都懵了,痛苦的感受再次来袭,情绪崩溃,眼泪止不住地往外流。

无数镜头对着他的脸,对准他的伤疤,用力“咔碴咔碴”。

既悲凉又讽刺。

没有人真正关心他,人们只在意喧嚣和流量。

但他始终是得体的。

他没有抱怨剧组,没有抱怨导演,没有抱怨相继离开他的一切人和资源。他没有不原谅,没有戾气,只有接受。

他从一个男孩,变成了一个男人。

男孩受伤了,需要怜悯,需要同情,而他自始至终都在躲避同情的眼光。

一遍一遍地媒体在追问过去,一遍一遍地将他的记忆拉回那个事发现场。

复出后所有的采访,兜兜转转都会绕到那场大火上。

他始终是礼貌平静地回答,没有任何不悦的神情,很乖地满足所有人的需求。

曾经有一个阶段,所有的采访都会反复追问那件事的进程与感受,他一遍遍地回答,“接受、接受、接受”。

他成了让人泪目的励志偶像,粉丝提起他都是心疼,都是坚强,颇有几分身残志坚的意味。

但这并不对等。

他明白,靠他人的同情,是走不远的。

他一直在消耗,消耗自己的曝光度,消耗自己的故事,消耗自己的神秘感。

所有人都盯着过去产生的故事,但是并没有人在乎他的现在或是未来。

那一阵热烈的假象,让人误以为一切并没有那么糟。

但是一阵风刮过,是现实的尴尬。

他前进的马力明显不足了,失去了偶像的号召力,前程一片迷茫。

他不再回答关于过往的问题,他觉得生活该前行了。

《一代宗师》里,宫二找马三对决,替宫家清算门户,马三战败,对宫二说:“宫家的东西,我还了。”

宫二说:“把话说清楚了,不是你还的,是我自己拿回来的。”

这句话使人欷歔不已,为宫二的骨气,魄力,还有体面泪湿眼角。

这是她的得体。

而俞灏明式的得体,是谢绝同情,用实力赢得认可。

你喜欢我,是由于我值得喜欢,而不是由于我可怜。

流量是我自己挣的,而不是你给的。

死里逃生,变得极简,主持和音乐和舞蹈唱歌,并不是他的最爱,减掉那些枝叉,他决心要做一个演员。

纯洁的人,都比较容易出成绩,比如梁朝伟。

死磕的结果,是他仰仗《那年花开月正圆》中惊艳的表现,再度翻红。

他赋予了杜老板灵魂,杜明礼表面上斯斯文文,实则阴暗凶狠。

看似温文尔雅,慢条斯理,其实老谋深算。

上一秒还在唱戏,下一秒眼神一转就计上心头。

举手投足间的腔调,深沉周密的心思,儒雅名流的外象,是正常男人的样子,又总觉得哪里不对。

查坤点明他身份的时候,你又有恍然大悟的感觉。

俞灏明将人物拿捏的恰到好处,乃至有老戏骨的风范。

演技好到什么程度呢,网上骂声不断,很多人给他发私信诅咒他,然他去死。

这就是成功了。

他没有辜负这部戏,也没有孤负自己。

为了深入角色,他除不断向老戏骨,先辈们请教以外,还苦练表演和台词。

没有他戏份的时候,他就在剧组给大家做做饭,琢磨他人的表演。

春节也拒绝了所有亲朋好友的探望,一个人待在剧组保持那种独自的冷情感,由于他不想破坏表演的节奏。

杜明礼和俞灏明的孤独相互映衬,戏中他说:“活着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
戏外他坦言,感觉自己没有路可走了,他快要输了。

但人生起起落落,有一个词叫触底反弹,那些杀不死他的,终究强大了他。

对于俞灏明来说,这个角色就是他人生的一次新生。

他赢得体面。

人们再提起他的时候,不是颜值,不是大火,而是演员。

END

关注阅读蛙

每晚8点,

他人的家庭在浏览,

而你家在干吗?

治疗勃起功能障碍疗效的万艾可(伟哥)得到一致认可

希爱力效果怎么样万艾可的效果又怎么样

希爱力和万艾可治疗阳痿使用过量怎么办

标签